呐,

死在家里算了( ′◔◔`)

又好久不写东西了 太怠憜了啊orz很多事情都开始慢慢慢慢从记忆里淡出

「摸一条咸鱼」
有没有感觉蜜汁像神兵小将里的问天(ര̀⍨ര́)و ̑̑༉

「就 尝试新画风」
然而小公举被我然哥一把掳走∠( ᐛ 」∠)_

我想我需要一个CP(ര̀⍨ര́)و ̑̑༉

n年之前的线稿啊…
  嗯, 就 扩个列

呐,就     扩列,🙃

找基友

第一次因为别离这么难受,眼泪几乎要落下来。只是九天的相处,当然不及同学间四年的理解,甚至是都没说过几句话,但分别时的难过却远超于毕业的时候。因为我知道初中同学散了,以后还可以再见,但这一散,就再也不会见了。跟助教拥抱并说再见,真的难受的不行,与自己喜欢的人告别,心情复杂。没有与她合照。

不想忘记的人:
助教 黎浪:传媒大学的美女学霸 温柔恬静 笑起来很好看
张原铭:高冷 闷骚男 数学竞赛超棒 第一个让我服了的人
授课教师 齐腾:逗比一枚 年轻有活力 有责任心

上课 老师跟我们谈到学习生活,说我们现在比当时的他们自由多了,可以有自己选择 不像他们小时候那样什么都得听父母的。我默默在心里摇头 又一次提到之前的话: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悲哀 这悲哀又是大同小异的。在过去,可能说孩子没有选择的机会,只能听父母的意愿,去顺从父母一代的传统、固化的思想。但现在呢?貌似很人道的给了我们选择机会,但父母不是依旧在仗着所谓的经验、规律,千方百计的干涉我们自己的想法吗?不过是相比从前 又多了一个虚伪的面具罢了。


之前眼界实在太窄,果然我还是没能逃出淄博这个小圈子。
之前一直都在说,教育资源都是一样的,就比谁努力。然而…真的不是在找理由,不得不说淄博这个甚至连三线都不到的城市跟其他大城市就是不一样、根本没法比。与河南那个闷骚男聊了几句关于竞赛。他说最好买本书作为依托,然而张店的书城我早已转过,根本没几本像样的书。他说竞赛培训老师应该知道什么书比较好,我都不好意思说我们这里根本没有教竞赛的。又想到前段时间想学国象,问了几个人竟说咱们这边都没有专业一点的象棋老师,要学只能去济南。顿时感到无语、然后是深深的悲哀,我们就拿这些跟他们比吗?呵。我不会认输的,从来不会。谁也不服。比不过教育资源,就比脑子、比努力,有的...

 

© Ms.Sed | Powered by LOFTER